文苑擷英

趙娟霞 散文——《追尋龍柏芽》

作者: 趙娟霞     時間: 2020-06-08     點擊: 查詢中    分享到:

追尋龍柏芽


這陣子,心中那片白色的花海不時在眼前回蕩。

記憶已經有些模糊,只記得那是白色的花,花苞用水焯后可以吃,味苦,小時候跟大人一起采摘過。

跟隨記憶,我不斷尋找著她的名字,一遍又一遍的問尋、搜索,每一次的尋她不著,心中便會有淡淡的遺憾,那是對童年生活記憶的追尋、那是我心中難以忘卻魂牽夢縈的地方,我不能停止對她的尋找。

終于,前些天忽地在頭條上看見一則賞秦嶺深山白鵑梅的信息,打開一看那信息的配圖,隱隱約約我覺得這可能就是我心中一直尋找的“她”,待網絡搜索“白鵑梅”詞條時,知道了此花也叫龍柏芽花,和小時方言呼她“永柏芽花”相結合,再一看信息配圖中那橢圓形的葉子和白色的花蕾,我的心瞬間在呼喊:“就是她、就是她”,她就是我尋找了無數遍的、伴隨我童年成長的龍柏芽花。

找到她的時刻,記憶已將我導向了小時候家鄉的前山上,每年春天,待到白色龍柏芽花正含苞待放的時刻,母親都要帶上我們走好遠的山路,到村子遠處的一處山坡上采摘龍柏芽花。帶上家中用粗布做的大布袋,大床單,順著崎嶇的山路,在離黃河岸邊不遠的一處背陰緩坡上,雪白的龍柏芽花漫山遍野,象白色的星星一簇一簇地散布在山坡、山坳,母親、姐姐們行走在花間,從一株移到另一株,手指麻利地將龍柏芽花苞采摘放在隨身攜帶的大布袋中、或者投在鋪在山坡的大床單上,身上不時會落上片片黃色的花粉。我們幾個小點的孩子在大人的引導下偶爾也會采摘幾串,但年少不知事的我們,大多還是會在花叢中貪玩,或將花放在鼻子跟前聞芬芳的花香,或追逐翻飛的蝴蝶,耳邊是大人讓注意安全的呼喚聲。待到將所拿的工具采摘裝滿,扛上或背上裝滿龍柏芽花的包裹,一路上歇歇走走的趕回家。

第二天,再將采摘來的龍柏芽花先用開水焯一遍,然后用涼水浸泡,以去除苦味,撈出后蒸成清香的菜疙瘩、或放在大大的用枝條編織的工具上曬干,收藏儲存為當年的干菜。

這樣的采摘有好多次,現在想來,這白色的嬌俏花兒在那時還補充過我們家的口糧,心中對她的喜歡和感恩便也更加深了好許。

如今,離開家鄉已經好多年,已記不清有多久沒再見過家鄉的龍柏芽花了,我甚至已經忘記了她的名字,但只要到了春天吃野菜的季節,記憶中那白色的花海、那匆匆穿梭采摘龍柏芽花的母親的身影、那個手握著清香龍柏芽花菜疙瘩的癡癡孩童,還有故土上揮之不去的記憶總縈繞在我的心間。

忘不了心中那白色的龍柏芽花海,忘不了花海間的歡聲笑語,無數次我徜徉在那片海中,聞著你別樣的花香,聽你訴說那年的時光。(趙娟霞)



上一篇:李永剛 詩歌——《芒種時節》 下一篇:王若雪 散文——《又是一年櫻桃紅》
久发